首页>媒体关注

怎一个“退”字了得 —平凉城乡养老状况调查系列报道(二)

    时间:2017-07-19 09:53 来源:平凉日报 责任编辑:平凉民政局

  本报记者 李芳芳

  内容摘要: 

  大概有两个多月时间,她每天依然是六点整就醒来。有好多次,还像上班时那样,在洗漱完毕、吃过早餐之后,拿上手包就要出门,可就在手指碰到门把手的一刹那,她才会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是退了休的人…… 

    

  一个月没下楼 

  尽管在退休之前,陈桦就嚷嚷着,要等退休后到各处走走,在旅途中看尽人间最美的风景。但是当真正办好退休手续,走出工作了30多年的单位院子时,看着头顶上明晃晃的太阳,一股虚无感弥漫全身。 

  她知道,这个见证了自己青春的地方,这个曾经被她视为第二个家的地方,自此再也不需要她了。那道走了无数次的门,再也不是为她而开了。 

  陈桦说,她是含着泪走出单位的。尽管单位离家才只有四站路,但她好像走了半个世纪,每一步都走得软弱无力,每一步都透着深深的疲惫。之前那些待到退休后要周游世界、种花遛狗、唱歌跳舞的“豪言壮语”,也如同她整个人一样,蔫蔫地失去了劲头。 

  在我国,平均每天约有24800人退休,按一年250个工作日算,几乎每秒钟就有一个人退休。而退休,在很多人眼中,就像是人生中的一道门,一头连接着一个热闹、可爱、五彩斑斓的世界,一头则通往一个落寞、单调,除黑白之外再无其他色泽的地方。尽管同处于一个时空,但是这道无形的门,却将人们相隔于两个世界,一个愈热闹,另一个愈冷清,一个愈兴盛,另一个愈荒芜。 

  陈桦告诉记者,大概有两个多月时间,她每天依然是六点整就醒来。有好多次,还像上班时那样,在洗漱完毕、吃过早餐之后,拿上手包就要出门,可就在手指碰到门把手的一刹那,她才会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是退了休的人,已经是从这个社会舞台上退了场的人,只好悻悻地退回房中,静静地坐在沙发上发呆,听墙上挂钟指针滴答的声音。 

  老公经常劝她,多出去与人交流,但是自卑的陈桦,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其他人。特别是每次遇到熟人,她都恨不得找个地方躲起来。她说,退休让她觉得很丢人,因为所有人都会知道你是一个被淘汰、被遗弃了的人。为此,她害怕出门,害怕遇见熟悉的面孔,曾躲在家里,整整一个月时间没有下楼。 

    

  绕城走圈的老人     

  相较于身边其他退休在家的人,今年刚56岁的王彩芹情况有些特殊。女儿远嫁湖北,儿子落户成都,爱人前几年因病去世。几年来,全靠工作填充内心空虚的王彩芹,在突然闲下来之后,有种难以名状的不适应感。她没有什么特长爱好,也没有特别能玩得来的同学朋友,曾经一心扑在工作和家庭的她,没有想到在退休之后,竟然会变得一无所有。 

  她不想待在家里,却又无处可去。内心的烦闷和焦躁感,促使她每天漫无目的地从西门口走到新民路,再从新民路经崆峒大道返回西门口,一圈、两圈、三圈……直到筋疲力尽,直到日暮黄昏。 

  王彩芹告诉记者,大把大把的时间从身边溜走,而自己却无所事事。她觉得自己的内心开始荒芜,继而长草。她觉得退休后的生活如此悲凉,就连整个世界也变得不再美好。她为自己感到悲哀,时常为儿女不在身边,自己剩下的日子该怎么办而发愁担忧。她甚至有些悔不当初,觉得早知道老了会是这般光景,就不会费尽心思把儿女一个个送到大城市去工作生活。 

  在平凉,和王彩芹一样的空巢老人有2.8万人之多,且以年均8.3%的增长率不断增加。他们中,不乏虽已退休,但年纪尚轻、身体状况良好者。这些人尽管儿女们不在身边,但他们一来怕给子女增加负担,打扰孩子们的生活,二来觉得离开熟悉的环境,无法融进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因此,不少人宁可一个人生活,也不愿意前往子女所在的城市和孩子们同住。 

  在上海工作的赵兴告诉记者,自己曾多次叫退休了的父亲到上海一起生活,但父亲总是以各种理由推托不去。他说,每当在街上看到和父亲年龄相当的老人,总会想起父亲头发花白、略显单薄的身影。一想到父亲已经成为一个老人,甚至成为一个形单影只、夜守残灯的孤寡、空巢、独居老人,他总会鼻子泛酸,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静悄悄的热线 

  对于大多数退休人员来说,退休意味着即将走向人生的暮年,意味着一部分权利的逐渐丧失,意味着有朝一日,曾经强大的他们会弱小成一名需要被监护的对象。 

  心理学家表示,随着生活秩序发生改变,几乎所有退休人员都会感到失落和失控。无所事事之下甚至产生无用感。此时假如得不到身边亲人与社会的理解和关心,很多人都会罹患抑郁症等各种退休综合症。 

  平凉市第二人民医院心理门诊医生、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杨文玲告诉记者,在所有来找她进行心理咨询的患者中,退休人员占到10% 

  听到这个数字,崆峒区民政局老龄办主任杨建洲心中五味杂陈。当前老龄化程度越来越严重,一茬又一茬退休在家的人们,尽管心有不甘,但都要面临即将变老这个事实,也不可避免的要思考自己的养老问题。 

  传统“养儿防老”的养老观念,在当下独生子女家庭已经变得不再成为可能。机构养老的兜底作用,也只能满足部分老年群体的养老需求,更多的人会选择居家和社区养老。 

  2016年,在市、区两级民政部门的全力扶持下,由第三方企业平凉加豫月嫂护理有限责任公司在原家政服务工作平台的基础上,投资80万元建立了崆峒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以12349民政公益服务热线为载体,社区老年人服务信息数据库为基础,以呼叫中心技术为支撑,全天24小时为平凉老年人和广大市民提供老年人生活照料、家政服务、健康管理、紧急救援等养老服务。 

  但是作为颠覆传统养老消费观念的新事物,其订单式服务、打分式支付的运营模式,让大部分过惯了苦日子的老年人无法接受。大多数老年人抱有一种只要自己能动弹,就不会请人来服务的想法,宁可攒钱苦了自己,也不会花钱图个方便和享受。 

  因此,实施一年来,通过工作人员主动上门推广等方式,登记在册的服务对象只有138名。“我们和电信公司合作,为老年人发放了‘一键通手机’,一次性预存600块钱的话费,每月还给服务对象50元的补助,但是主动呼叫购买服务的老年人还是寥寥无几。”杨建洲显得很无奈。 

    

  老人到底要啥? 

  记者调查发现,不仅居家养老服务中心门庭冷落,各个社区的日间照料中心尽管环境优美、设施齐全、功能室配套完备,但是每天的利用率依然不高。。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平凉建有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705个,其中城镇48个,农村657个,配套养老床位7979张。记者走访发现,大多数日间照料中心处于闲置甚至关门状态。 

  在崆峒区东关兴合庄社区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尽管健身康复室房、休闲娱乐室、电子阅览室、配餐室等硬件设施一应俱全,但来此休憩的老人并不多。社区负责人表示,平均每天来中心的老人不到30人,而兴合庄社区60岁以上老年人达642个。 

  设施齐全但空荡荡的社区日间照料中心、规划周到但静悄悄的养老服务热线,政府花大力气、大投资建成的养老服务平台,多数老年人却并不买账,出现了“叫好不叫座”的尴尬局面。 

  老年人尽管退休后没有地方可去,也不愿去日间照料中心。他们的想法是,在家一个人是很孤独,但照料中心也没有几个能说来话的人。更何况很多照料中心建在社区,“那是办公的地方,去了难免会打扰人家工作。” 

  有些则认为,自己还不是很老,去日间照料中心有些不合适。陈桦告诉记者,其实老人最希望的不是身处一个热闹的场合,而是有一两个能陪他们说说话、聊聊天的人,不至于太孤独、太寂寞。大多数退休人员,在物质和经济上都不存在什么问题,最主要的是儿女不在身边,没有一个陪伴的人,精神世界比较空虚。 

  因此,当前的现状是,一方面老年人受传统观念影响,不能理解和接受当下这种全新的养老模式和理念,使得大量养老资源闲置,造成浪费。另一方面政府职能部门还未真正或全方位地摸清老年群体的内心世界,了解他们的真实想法和需求,从而在服务上还有失精准。 

  但不可否认的是,杨建洲以及很多职能部门工作人员已经意识到,仅仅为老人们提供一个个功能齐全的照料中心,还不能完全满足老人的养老需求。要达到老有所乐,还要和老年人拉进距离,走进他们的内心,给予他们更多的精神慰藉和人文关怀。 

  值得欣喜的是,越来越多的退休人员,在经历了退休初期的各种不适应后,逐渐认识到自我调整、主动参与的重要性。陈桦坦言,从机构设置,平台搭建这些基础建设上看,政府部门已经做了很多。我们自己也要积极起来,调整好心态,重新安排自己的生活,培养一些兴趣和爱好。她说,自我供给精神养分,也是过好老年生活不可或缺的条件。 

                                                              (刊载于平凉日报2017年7月16日)

    

陇ICP备08000414号-2 版权所有:平凉市民政局
主办单位:平凉市民政局 技术支持:平凉市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办公室
联系电话:0933-8211159 邮箱:plmzxx@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