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媒体关注

平凉日报:明天,谁来为我们养老? 平凉城乡养老状况调查系列报道(一)

    时间:2017-06-28 17:27 来源:平凉日报 责任编辑:平凉民政局

  平凉日报记者 李芳芳

  内容摘要:尽管子女们经常来看黄秀英,但她依然会每天隔着老年公寓的栅栏门,痴痴地望向门外,看看偶尔经过的行人,看看眼前郁郁葱葱的树木,看看通往家的这条小路上,有没有孩子们的身影。
 
  老年公寓里的老人们
  看到记者走进院子,黄秀英老人远远就招手,向记者打招呼。早上九、十点,正是南山公园一天中阳光最好、空气最清新的时候。
   黄秀英身后,几位老人悠闲地踱来踱去。夏日的轻风吹得树叶哗哗作响,偶尔传来的几声鸟鸣,让这座绿树掩映中的小院显得更加清幽。这里不是乡间的普通民宅,也不是公共休闲娱乐之地,而是平凉惟一一家民营养老机构——崆峒区福盛老年公寓。
  作为全国首家建在生态公园里的养老院,住在这里,如同置身于一座天然氧吧,空气清新,自然风光旖旎。又因临近市中心,地理位置优越,闹中取静、静而不寂,是个老年人养老的好地方。
  当初,院长陈浩正是瞅准了这个得天独厚的优势,才从柳湖镇土坝村租来这一方天地,将之前的农家乐改建成一座拥有76个标准化养老床位的老年公寓。
  黄秀英是湖南人,今年76岁,早年跟随丈夫来到平凉。几年前老伴去世,她的身体也一年不如一年。四个儿女在外地的回不来,在平凉的也各有各的事情,顾不上母亲又不放心留她一个人在家,只好送到这里。
  儿女们都很孝顺,在本地的,隔两三天便会上山看望一次,给她带些生活用品。外地的也时不时会打来电话了解母亲近况。总体来说,在老年公寓,吃喝拉撒睡都有专人照顾,比在家里还周全,黄秀英生活在这里,子女们都很放心
  只是,尽管子女们经常来看她,但她依然会每天隔着公寓的栅栏门,痴痴地望向门外,看看偶尔经过的行人,看看眼前郁郁葱葱的树木,看看通往家的这条小路上,有没有孩子们的身影。
  住在这里的老人,一部分是失能、半失能老人,一部分是城乡空巢老人。待天气再热一些,还会有从南方城市,来此候鸟般度假的老年旅客。
  在已入住的24位老人中,67岁的程强算是年轻的。他住在门口第一间房,见人总是笑眯眯的。因为住在门口,有时外面来人,他总会出门应答。据工作人员说,刚来那会他可没这么精敏,整个人几乎处于失语状态。
  程强有个独生子,前几年在西安成了家。随着孙子的出生,老伴也被接过去专门照看,剩下他一个人,在家里孤零零的待了两年。
  因为一个人,生活变得异常简单,中午到楼下吃碗面,顺便捎两个饼就是晚饭。因为一个人,偌大的房子,连咳嗽一声都能响起回声。因为一个人,一天连十句话都说不上的他,两年下来,患上了孤独症、脑萎缩。儿子无奈之下,只好送他到陈浩这里。
  在老年公寓,有人陪说话,有人照顾日常起居,程强的病情逐渐有了好转,能与人进行简单交流。
  当记者问他想不想儿子时,他大声说:“想!”记者又问他儿子常来电话问候不,他憨憨一笑,随后摇头。陈浩解释说,其实孩子常来电话,只是他不会接手机,有时候摁着摁着就挂了,孩子只好打到办公室问问情况。
    
  为了父亲也为了自己
  再年富力强的人,也终有老去的一天,再叱咤风云的人生也都有落地为尘的时候。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平凉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达到33.9万,占全市总人口的16.1%。按照联合国“一个地区60岁以上老人达到总人口的10%,即视为进入老龄化社会”的标准,平凉,这个偏安西北一隅的小城,也已在时代的裹挟下,迎来了势不可挡的“银发浪潮”。
  今年60岁的陈浩,也是这33.9万老年人中的一员。办福盛老年公寓,与其说是代天下子女尽孝,不如说也是在为自己养老。他膝下只有一个独生儿子,在离他两千多公里外的湖南,老伴也在那边帮带孙子,家里就剩下他一个人。
  其实,类似场景在几年前就曾经出现过,只是当时主角不是自己,而是他八十岁的老父亲。
  当年的陈浩,在父亲一年内换了七个保姆之后,开始深思:是老人适应不了保姆,还是保姆适应不了老人?老年人到底想要什么,他们的精神世界是怎样的?为什么他们的脾气会变差,变得越来越难以伺候?他从父亲想到其他老人,再从其他老人想到那个庞大的老年群体,最后,一横心一咬牙,拿出所有积蓄,投办了这家老年公寓,亲自照顾父亲,也照顾那些和父亲一样的老年人。
  “父亲在这里生活了七年,今年春季刚去世,他走前这几年,每天有儿子陪着,有同龄人做伴,过得很舒心。”陈浩说。
  陈父是舒心不假,但在六年前,陈浩的日子却是异常艰难。花光所有积蓄不说,还负债累累。本就不赞成的儿子也站出来坚决反对,但一想到停办后的种种问题,陈浩硬是坚持了下来。
  2013年,随着中国老龄化程度的日益严重,国务院出台了《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支持社会力量兴办养老机构,陈浩过了三年的苦日子才算熬到了头。随后,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为其扶持了10万元。2015年,省民政厅通过福利彩票基金也给他资助了10万元。2016年,按照省、市相关政策,崆峒区财政部门一次性拨付他11.7万元,作为床位补贴,助力老年公寓发展。
  先有国家政策做后盾,后有各级政府的资金来扶持,这让前后投了109万,一度举步维艰的福盛老年公寓,才得以收支平衡,也让陈浩有了继续坚持下去的信心。
  但是,国家政策也好,发展趋势也罢,就目前而言,入住率上不去是一个绕不开的现实问题。从2011年建成运营以来,这里先后入住老人673人次,其中,常住老人平均21人次,短期托管122人次,大部分是来此候鸟式度假的外地老人。陈浩认为,这与平凉社会开放程度不高、人们养老观念传统保守有很大关系。他分析了两种情况,一种是老人想来,子女怕别人骂自己不孝顺父母,不让来。一种是子女想把父母送来,但老人自己却接受不了,觉得是被儿女抛弃不管了,所以不愿来。
  
  公办养护院排不上队
  相较于福盛老年公寓的“住不满”,同处一座城市、相隔不到二十分钟车程、位于崆峒山下的平凉市老年养护院,却因床位满员住不进去。
  平凉市老年养护院,是2011年政府筹资兴建、2013年正式开放运行,为平凉城区“三无”老人和“空巢”老人提供住宿、餐饮、医疗保健、休闲娱乐、精神慰藉等基本养老托老服务,为失能、半失能老人提供生活照料、康复训练等医疗护理服务的市级公办养老服务机构。
  如果说福盛老年公寓是得自然环境之福,那么市老年养护院则是享国家政策之惠。这座被政府打造为花园式老年疗养宝地的公办养老院,不论是硬件环境、机构设置还是服务水平、人员素质,都是作为民营机构的福盛老年公寓无法比拟的。这也是为什么老年养护院有60人排队等候入院,而福盛老年公寓门可雀罗的主要原因。
  除此之外,同是生活在养老机构,老人与老人的情况也有所差异。福盛老年公寓的老人,因公寓缺乏资金,娱乐设施不足,加之老人因收入水平、心理因素和家庭情况不同,大多数是孤独的,是落寞的,是空虚的。
  而生活在老年养护院的老人,除部分失能、半失能老人之外,大都神采奕奕、精神矍铄,起码从他们的言谈举止和面部表情可以看出,他们很满足,也很充实。
  今年同为76岁的丁慧敏老人祖籍在北京,曾经在平凉当过播音员,说着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加上爽朗的笑声和年轻的形象,让人很难相信,她已是70多岁的老人。
  丁慧敏有两个女儿,一个在北京,一个在平凉。她告诉记者,孩子们都是脱不开身的人,自己与其孤孤单单待在家里,还不如到养老院过集体生活。她心脏不好,以前每年都会犯几次病,自从住进养护院后,不但没有再犯,反而越来越精神,这让她很是开心。
  “在这里啥都不用管,啥心也不用操,作息规律、饭菜可口,还有健身和休闲娱乐场所,前段时间还安装了WiFi,经常能和孩子们视频说话,还犯啥病啊!”丁慧敏说。
  不但她住进来了,连她85岁的表姐也住进了养护院,俩姐妹经常互相关照,闲话家常,一起散步,平淡中透着幸福,简单中也不失快乐。
   
  明天谁来为我们养老
  福盛老年公寓和市老年养护院,一个没床位、一个住不满。一个不缺钱、一个就差钱,这种现象也是众多欠发达城市养老机构现状的真实写照。虽然它们规模有大小、投入有差别,但都在为平凉不同阶层、不同需求的老年人,发挥着机构兜底的养老功能。
  随着60后群体陆续进入老年阶段,作为独生子女的80后,也渐次为父辈们的养老问题而焦虑。在未富先老的情况下,一对夫妻养两个甚至四个老人的时代,已然来临。明天,谁来为我们养老?成了一个亟待正视的严峻社会问题。
  一份报告显示,截至目前,平凉共有养老机构60家,养老床位3163张,集中收养了1907名城市“三无”老人和农村五保老人。按照国家权威部门统计的“9064”养老需求比例推算,(即90%的老人选择居家养老,6%选择社区养老,4%选择机构养老。)平凉还需一万张机构养老床位。显然,单靠政府投资建设,已不能满足全市养老服务需求,急需引入大量社会资本来投资兴办。然而,建设养老机构投资大,回报周期长,陈浩的尴尬处境,让社会力量对投资养老服务领域存有诸多顾虑。
  市民政局一位工作人员为记者算了一笔账:按照目前养老机构每张床位17万元的成本计算,入住100个老人基本就达到盈亏临界点。入住100个以上,每张床位月盈440元。建一家200张床位的养老机构,就得投资3000多万元,在满负荷运行情况下,年利润约192万元,想要收回成本需要16年。加之受建设用地、项目审批、准入许可等政策性因素和潜在的安全风险影响,激活市场活力存在一定困难。
  除此之外,社区日间照料中心和“互联网+养老”模式下建立的居家养老服务平台,作为新兴养老业态尚处于运营初期,还未被大多数老年群体所接受,什么时候才能最大化的发挥作用,也犹未可知。
  那么,在机构养老床位不够,社区养老服务还未健全成熟的情况下,那些已经老去和即将老去的平凉人该怎么办,怎样才能保证他们老有所养、老有所乐,“养儿防老”的传统观念,是否还能继续持有,一味等、靠政府养老的人们,能否得到一个满意的答案?这些,都是当前面临的现实问题。
                                                   (刊载于平凉日报2017年6月25日)

陇ICP备08000414号-2 版权所有:平凉市民政局
主办单位:平凉市民政局 技术支持:平凉市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办公室
联系电话:0933-8211159 邮箱:plmzxx@126.com